容听

劳逸结合←_←|||慧心傲骨 潇洒赤诚

奶油战争 02


蛋糕店店主霖×醉酒高中生翔

塞了没有人嗑的私心一块钱

不上升才是好孩子

真的是个周更

☆*☆*☆*☆*☆*☆*☆*☆*☆送你们小星星☆*☆*☆*☆*☆*☆*☆*☆*☆

严浩翔从来没有这么懵逼过。

他看着手机里不断刷新的回复量,脑袋里完全打了中国结,他觉得他大概连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了。

张真源右眼皮跳了一早上,但是每次冒着风险转头看严浩翔他都保持不动,张真源不知道等会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他觉得自己要死机了。

“操”

严浩翔声音够大了,整个班都向他行了注目礼。

他扯着自己的背包就从后门出去了,留下气急败坏的老师和头痛欲裂的张真源。

“老师你别生气”张真源是个贴心的乖宝宝“我出去看看啊。”

严浩翔一路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围墙下,将背包直接扔了出去,他自己也相当利索的翻了出去。

“严浩翔”

意料中的没有回答,跟在后面的张真源突然有一种你特么爱怎么着怎么着吧的想法,但是脚下还是退了几步,打算做个助跑试着翻翻。

蓄势待发的时候突然觉得背后一股劲传来拉住了他,他刚想爆句粗口就看见了敖子逸那张写满不是我啊跟我无关啊的脸。

张真源把一句粗口生生的憋了回去。

“老师啊,怎么办啊,浩翔他跑出去了啊。”

敖子逸的眼神黯淡了一瞬,就在张真源觉得自己要去办公室接受思想教育的时候,敖子逸笑着扬了扬头,

“跟我走吧”

张真源走路都开始同手同脚了。

严浩翔冲进店里的时候贺峻霖正在烤蛋糕,理论上来说这个时间又没下课,哪来的人啊。

贺峻霖走出厨房看见气势汹汹的严浩翔和躺在收银台上手机里的帖子,他觉得自己的魅力果然对生活造成了困扰。

“严浩翔。”贺峻霖直接叫出了名字“我们坐下聊。”

“你特么到底想干嘛”严浩翔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飙起了火,贺峻霖这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态度让他一阵烦躁,他现在觉得贺峻霖是个很危险的人,如果这些东西是预谋好的,那他这就是被贼惦记了啊。

很显然严浩翔对自己也是超级自信的呢。

然而这都是一个巧合,贺峻霖只是想表现出友好和冷静。

贺峻霖有点恍惚,他觉得自己听见了对方智商欠费的提示音,自己也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解决不了一个高中生,贺峻霖给自己翻了一个大白眼。

严浩翔更生气了,“有话说话你冲谁翻白眼啊”说话间就伸手去抓了对方的衣领。

贺峻霖觉得严浩翔这个人真是太蠢了,要不是他躲得快就真被抓了好么。

贺峻霖看着严浩翔因为生气而瞪大的漂亮眼睛,罕见的拿出了自己的一点耐心,他整整衣服,依旧慢悠悠的说“你先坐下,我们的首要问题是如何消除影响,对吧”

严浩翔只是冲动一点,说到底是不傻的,他知道自己学校的女生常常往这个小小的蛋糕店跑,哼,八卦的生产商。

贺峻霖看他没什么回答,自顾自的煮了壶奶茶,为严浩翔拉开了椅子。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没啥子事”敖子逸推开门进来对自己的英明预判表示了赞赏,一屁股坐在拉开的椅子上“这奶茶刚煮的吧,给我喝两口。”

张真源跟在后面,面对严浩翔和贺峻霖的注目礼觉得些许不安。总不能说自己因为担心浩翔就跑出来了吧,那也太丢人了好么。

“你怎么来了。”

陈述句的语气,张真源松了一口气,显然严浩翔的火气消得差不多了,正准备搪塞过去,敖子逸接过了话头。

“我带来的。”

贺峻霖被呛到了,口中的奶茶直接吐了出来,弄了自己满身。

敖子逸在一旁都要笑到桌子底下去了,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张真源还沉浸在喝了假奶的恍惚中无法自拔。严浩翔倒是一脸啊哈哈小辫子被我抓到了吧的表情给递了两张纸。

但是贺峻霖无视了他的小孩趣味,直接遁去了洗手间。

能听出敖子逸语气中占有欲的人不多,贺峻霖自认为能算上一个。

而在这件事上,敖子逸是有前科的人。

贺峻霖撑着洗手台,脑袋里不断划过画面让他有点恍惚。

他缓慢的退去自己的衣衫,神情冷漠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像是雪原上连绵的冷杉。

就像是现在的青春题材电影一样,经历了繁盛的爱情,经历了嬉笑怒骂山盟海誓,也经历了气焰嚣张刀戈相向,用兵荒马乱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不过这些都是敖子逸的。

自己所荒废的时光,虽然代价大了点,但那就像是去买早餐给舍友带一份一样,只是顺便而已,安不上一个温柔又疏离的名字。

他对着镜子温柔的笑笑,贪婪和自负爬上他的肩膀,像山洞里宝藏上横卧着的,曾经持剑的恶龙。

他转身套上衣服,隐晦的荆棘向内生长,表面什么都看不到。

tbc

说句不相关的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评论(2)
热度(21)
©容听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