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听

劳逸结合←_←|||慧心傲骨 潇洒赤诚

奶油战争 01

主翔霖

塞了私心一块钱

不上升的好孩子下次抽奖一定中

大约是个周更




蛋糕店店主霖×醉酒高中生翔

贺俊霖的蛋糕店开在学校边。

虽然这些个蛋糕味道真的很一般。可偏偏有一群小姑娘天天往店里跑,无非是想看看这个长得好看私下被拉郎无数的老板。

但是最近生意越来越少,大约是因为期末考试快到了吧。

贺俊霖抗着睡意送走了最后一批来看他的小姑娘,就打算点点钱就关门回家。

“咚”

门口传来一声闷响,贺俊霖抬头一看,一团校服撑着一个鸭舌帽在努力的推门往进走。

说走可能有点不太准确,他半走半爬,用手肘撑着门框,宽大的校服被门把手挂住,露出一大截赤红的皮肤。

要不是空气中突然弥漫的酒气,贺俊霖可能会觉得世界末日僵尸横行。

“哼,到底是高中生。”

他走近那一团校服,用脚踹了踹,口里嚷嚷着“喂喂,同学,你别死在我这里啊。”

校服进来后就窝在地上,店里的温度喊醒了睡虫。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贺俊霖突然觉得小姑娘们还是乖巧可爱的,至少来的时候都是好看的,而且有着完全的自理能力。再加上善良和温柔一定会愿意把这团校服给解决掉的。

他扶了扶脑袋,觉得有点头疼,又有点困,连好心的把人扶起都不想,自己生无可恋的坐在椅子上等着人来认领。

“卧槽”贺俊霖来了精神“这不会是酒精中毒吧”

贺俊霖没见过酒精中毒,更不知道怎么处理,顿时成了望夫石。

“嗝~”

地上的校服换了一个造型,大字型摊在地上,胸膛起伏很规律。鸭舌帽落在一边,露出了脸。

哇,好看。

贺俊霖奉行颜值既正义,对于一切好看的东西没有抵抗力。

这大概是味道一般还卖的死贵的原因。

贺俊霖跑到跟前,蹲下身翻找校服上的姓名牌。

嗯,校服好触感。

严浩翔。

嗯,名字起得棒。

衣服穿这么少。

嗯,少年好热血。

躺地上还在哼哼。

嗯,天赐好嗓门。

贺俊霖觉得自己的爱豆再也不是美娜小姐了。

不对,贺俊霖闭眼骂了自己,美娜小姐美如画好吗。

贺俊霖觉得有必要把严浩翔拉到椅子上,但还没接触到皮肤就冷的抖了一下,贺俊霖啧一声,对这个体温提出异议。

贺俊霖半抗半拖的把人扔在了椅子上。 才开始仔细观察起严浩翔。

但严浩翔不太配合。

倒不是严浩翔醒了,却是睡得太熟,脑袋垂向一旁。

贺俊霖弯腰抓住了椅背,用胳膊给严浩翔当枕头。

贺俊霖觉得他此刻的形象一定很高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冒着被吐一身的风险还能保持温柔体贴。

贺俊霖现在没空在意这个人会不会吐他一身,就只是觉得这个人从凌乱的头发到紧锁的眉尖,从颤抖的睫毛到微干的嘴唇,从滚动的喉结到泛红的锁骨。都,特,么,的,太,好,看,了。

好看到贺俊霖开始怀疑自己了。他啃着自己的大拇指,开始东张西望。

嗯,很好,他终于看到了在门口站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进手里却没停下拍照的小女生们。

“哼,腐眼看人基。”

贺俊霖是同性恋。

这件事他大约上高中的时候就知道了,当他多次翘课不受控制的跑到足球场去看某人踢球的时候,他就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于是对于这些学业紧张没什么好消遣的小姑娘的各种拉郎,他是无所谓的,反正敖子逸也挺帅的自己又不吃亏。

说起敖子逸。

贺俊霖突然觉得春风拂面。

他伸手去摸屁兜里的手机。

“哦”贺俊霖恢复了石化的状态,“手机不在屁兜里。”

他看向了门口站着的小姑娘们,觉得找她们帮忙拿下手机也没什么不可以啊,说不定还能再卖几块蛋糕啊。

但是此时,贺俊霖看着姑娘们眼中燃烧的八卦之魂,突然觉得自己的处境相当危险。

这个严浩翔还是个孩子啊,这怎么下的去手。

自己这么优秀不会被认为有所企图吧。

万一耽误了了人家的青春怎么办。

贺俊霖显然对自己的魅力自信的很。

直到小姑娘们把手机拿来给敖子逸打了电话还顺便卖了几块蛋糕后,他依旧沉浸在对自己的赞赏中不能自拔。

“哎呦,我天。”敖子逸表示进门看到的一幕太过辣眼睛,“贺峻霖呦,人家还是个孩子呦。”

“你特么嘴上能把个门不”贺峻霖的大白眼子大概翻了两秒,然后看见了被敖子逸拉来接人的张真源“这谁?”

敖子逸拿了几块蛋糕对借口研究作业实则观看直播已久的小姑娘们说“这么晚还在这做作业啊,都别客气啊,我请的。”

小姑娘们表示这个修罗场的用户体验真贴心。

“那个”张真源显然是有些尴尬的,自我介绍这种事他还是自己来吧。

“我是他同学”张真源指指严浩翔“来带他回家。”

“怎么带?扛回去?”贺峻霖觉得自己的语气是有点生硬了。

张真源倒是认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讲道理他作业还没写完,绝对不会做这么效率低下的事情。

“你就不要管了”敖子逸眯着眼敲了敲桌边,觉得此刻的自己帅爆了“我送他们回去。”

贺峻霖翻了个白眼表示敖子逸你太不是个东西了,怎么没见过你把我送回家。

敖子逸回了一个白眼表示人家是祖国的花朵,你是个什么东西。

张真源表示敖老师果然对人又好又温柔,如果自己是个女生...啊呸

张真源觉得自己喝了假奶。

最后贺峻霖还是蹭上了敖子逸的车,一行四人在围观群众的视线中渐行渐远。

寒风瑟瑟中的小姑娘们打开贴吧发了最后一张图之后表示今天的剧真好看。


tbc

评论(4)
热度(18)
©容听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