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听

劳逸结合←_←|||慧心傲骨 潇洒赤诚

奶油战争 03


我已经不太记得我在写啥了

说好的别上升

罗小黑更了我也更一下吧

许愿一夜暴富








店里空调的温度正好,贺峻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

甜浩翔嘬着奶茶,摇头晃脑活像个小奶猫,一边用脚踹着张真源,一边吐槽大冷天的还要上课。

张真源摇摇头欲言又止,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儿包容的很。

而敖子逸已经身陷奶油蛋糕的陷阱中。对自己旁边多了一个人毫于察觉。

贺峻霖有点庆幸敖子逸的多愁善感伤春悲秋从来不会用在自己身上,这样挺好的,省了两个人你烦我怨纠缠不休。

贺峻霖看着严浩翔和敖子逸的进食速度,觉得今天要亏本,他要速战速决的解决问题。

“喂喂,”他指指严浩翔“你有什么想法么”

“有”盐浩翔的转换器开了。“直接解释,把过程说清楚。”

贺峻霖和张真源关爱的看向严浩翔,“不行的,这样会越描越黑。”

“哦”,严浩翔耸耸肩,身子往椅子里一摊,脸上全是你行你上啊“你们说怎么办”

张真源皱了皱眉,这件事放任不管的话,最多一周热度也就过去了,偏偏严浩翔非得证明自己是个直男,这就增加了难度。

贺峻霖撇撇嘴,要不是严浩翔找上门来他是肯定不会管的。

两个人对视一眼,眼中尽是对对对方的同情。

严浩翔分分钟炸毛,“你们俩惺惺相惜个屁呦。”

“我说”,敖子逸随手把自己的手机扔在了桌子上,头都没抬一下的说“你们抽空看一眼啊”

手机里仍旧是前一天晚上的帖子,只是后面不断的有人在更新着四人的行踪,严浩翔课堂上的突然暴走,张真源不顾一切追了出去,然后被敖子逸带走,如果不是现在还没有下课,估计就能看到他们四个坐在蛋糕店一起喝茶的和谐画面了。

贺峻霖拿起手机随手划了几下就递给了严浩翔,张真源刚刚凑过头去想看看手机上的东西,就被弹起来的严浩翔撞着了下巴。

“这特么的什么鬼”

严浩翔没把手机托马斯全旋丢出去的原因是因为贺峻霖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

贺峻霖连劝带拽想把他按回椅子上,却被对方关你屁事四个大字怼在了墙上。

贺峻霖承认自己自讨没趣,便松了手不管了。

严浩翔看向张真源,张真源完全没有理解发生了什么,揉着自己的下巴向敖子逸求解,却被呼噜了头毛。

明明就不是这么温柔的人。

严浩翔心底的声音响过一遍,连他自己都感到诧异。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应该生气, 可又没有办法在其他人面前冲张真源发火,眼中的失落和犹疑闪烁不停。

贺峻霖感受到了身旁的低气压,心中隐约的升起了幸灾乐祸的小火苗,“你看你看,你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吧。”

贺峻霖自然的将自己和严浩翔划归为“爱而不得”的那一类,但是他不知道严浩翔和他就不是同类人。

低气压的严浩翔还不知道这个人通过情感标签的划分而产生了同理心。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立场,已经无法在这个甜度过高的空间里呆下去。

门上的铃铛响了几声,冬日的里的寒气见缝插针的蹿了进来,几个同校的小姑娘走进店里,提醒着他们放!学!了!

然而他们还在一起喝茶。

四个人面面相觑逐渐意识到了自己今天有可能又要相约在贴吧首页。居然生出了一种相见恨晚知音难觅的感觉。

啊呸。

严浩翔及时的将这种感觉驱逐出境,扯着他的包,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三人的视线。

贺峻霖走回厨房,表示真的无心插手这件事。

敖子逸肚子饿了,拿回自己差点没命的手机开始定外卖。

留下手里还端着奶茶的张真源,思考着要不要帮严浩翔付钱这件事。





Tbc

评论(1)
热度(7)
©容听
Powered by LOFTER